印度达利特网络电视台创始人皈依伊斯兰
分享到:
2020-02-14 07:17:28 【来源:伊光】 点击:

【作者:拉伊思•穆罕默德(Raees Mohammed),原名拉维汉德兰•巴斯兰(Ravichandran Bathran),印度达利特网络电视台创始人。该电视台专注报道印度人权状况以及底层民众生活状态。】



经过多年研究,我终于发现,只有伊斯兰才是真理,也只有伊斯兰才能消除长久以来困扰我祖国的种姓制度。

印度著名经济学家巴巴萨布•安贝德卡(Babasaheb Ambedkar)曾经说过,只有脱离印度教,才有可能抗击甚至摒弃令人厌恶的种姓制度。

创办达利特网络电视台八年以来,我无时无刻都在关注平等、自由等话题,而我对印度种姓制度的深入研究,持续了整整14年。终于,我理解了安贝德卡先生为何会在半个世纪以前说出如此绝望的话,他的这句话,简直就是真理。

达利特电视台的本质,就是记录达利特人、阿迪瓦西人、巴胡亚纳斯人等少数族裔微弱的声音,让他们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

2020年1月30日,我终于下定决心,决定追随安贝德卡的脚步,脱离伴随了我前半生的印度教信仰,皈依伟大的伊斯兰。

我选择皈依的日子很特殊——1948年1月30日,圣雄甘地遇刺身亡,凶手是一名极端印度教种族分子。皈依伊斯兰之后,我有了一个属于穆斯林的名字——拉伊思•穆罕默德。

我选择皈依伊斯兰的地方也很特殊,它叫科东格卢尔(Kodungallur),印度史上首座清真寺,就修建于此地。

童年时期,我曾作为印度教神灵的祭品,先后六次送往科东格卢尔参加献祭活动。科东格卢尔也是喀拉拉邦(Kerala)印度共产党副主席纳兹玛尔•巴布(Najmal Babu)皈依伊斯兰的地方。

著名理性主义学家、社会学家佩里亚尔(Periyar)曾说,一个人若想在15分钟之内彻底摒弃种姓制度、过上自尊自信的生活,伊斯兰就是唯一的出路。

而经过我自己多年的研究,我也发现,在我的祖国印度,只有伊斯兰信仰才有能力抗击根深蒂固的种姓制度,只有伊斯兰信仰才会给印度社会带来平等、正义与自由。

就印度社会而言,抗击种姓制度的斗争已经由来已久。人们的最主要诉求,就是从真正意义上认可底层“贱民”的公民权,从宪法的角度出发,打击种姓制度。然而,令我感到奇怪的是,我们很多人都清楚,伊斯兰是抗击种姓制度的唯一出路,但是,我们却心照不宣地拒绝以伊斯兰的方式去完成对种姓制度的致命一击。

种姓制度,又称贱籍制度,是曾在印度、孟加拉国、斯里兰卡等国 普遍存在的一种以血统论为基础的社会体系,其中以印度最为严重。

种姓制度以统治阶层为中心,划分出许多以职业为基础的内婚制群体,即种姓。各种姓依所居地区不同而划分成许多次种姓,这些次种姓内部再依所居聚落不同分成许多聚落种姓,这些聚落种姓最后再分成行不同行外婚制的氏族,如此层层相扣,整合成一套散布于整个印度次大陆的社会体系。因此,种姓制度涵盖印度社会绝大多数的群体,并与印度的社会体制、宇宙观、宗教与人际关系息息相关,可说是传统印度最重要的社会制度与规范,也是古代世界最典型、最森严的等级制度,并且种姓制度下的各等级世代相袭。

1947年印度脱离殖民体系独立后,种姓制度的法律地位正式被废除,各种种姓分类与歧视被视为非法,然而在实际社会运作与生活上,种姓制度依然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

上月初,我应邀前往科东格卢尔参加一个研讨会,会议主题为打击新型法西斯主义及极端民族主义。在莫迪总理上任以来,穆斯林群体一直都在努力争取公平、平等的公民权利,希望能够在印度社会得到公正的待遇,拥有正常人应享有的一切基本权利。

莫迪政府对穆斯林及少数族裔的不公待遇,让我再次陷入沉思。深思熟虑之下,我决定皈依伊斯兰,成为一名穆斯林。皈依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摒弃了我的印度教名字,因为每个印度教名字都有种姓制度的影子。对正常社会而言,人的名字并不是很重要,但在印度,一个人的名字,就代表着他的社会地位。

我的父亲一生中备受屈辱,因为他不属于高等种族,他的工作也被视为低贱工作。我的父母按照种姓制度给我起名,因为他们别无选择,而我的一生,也因自己的“贱民”身份备受折磨。

我努力学习,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有着不菲的收入,但是,我依旧无法摆脱种姓制度的束缚,我依旧无法得到这个社会的尊重。我无法接受这一现实,我希望我的达利特电视台能够向世人揭示种姓制度的真相。

我父母都是清洁工,我不想在这里描述他们在印度社会所遭受的屈辱,但在过去的十五年间,我都在努力让人们正视印度社会的种种不公与歧视政策,虽然我们的努力收效甚微,但是,我从未放弃。

我的父母毕生没有与所谓的上层人士打过交道,从未去过高级餐厅、酒店,因为,印度社会不允许他们跨越种姓的界限。如今,我也成为一名穆斯林,我不愿再去理会这些人为的界限,不愿再因种姓制度而限制我的自由与发展。

随着达利特电视台的发展壮大,有人建议我改掉“达利特”这个名字,他们认为达利特只是一个少数族裔的称呼,没有任何深层含义。然而,我坚持选用达利特这个名字,因为在印度,只有少数族裔才会遭受不公待遇,只有少数族裔才会遭受无尽屈辱,而达利特和我的存在,就是抗争不公与不义。伊斯兰信仰,正是我所有努力抗争的力量源泉。

如今,我已摒弃种姓制度给我的心理影响,我希望运用伊斯兰信仰赋予我的力量,去不断抗争,不断奋斗,与我的穆斯林兄弟姐妹们一起向不公与不义说不!
-----------
叶哈雅编译
出处:The Print
原文:Why I converted to Islam and buried my Hindu identity: Dalit Camera founder
链接:http://theprint.in/opinion/why-i-converted-to-islam-and-buried-my-hindu-identity-dalit-camera-founder/359849/

实习编辑:麦乐言

上一篇:皈依意味着什么?
下一篇:加拿大旅行家在巴基斯坦皈依伊斯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