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真
张维真,回族,甘肃临夏人。中国著名的穆斯林学者。 1963年生于甘肃临夏(河州)。 1982—1985年,在临夏外国语学校(原中阿学校)学习。 1986—1992年,学习于巴基斯坦国际伊大阿拉伯语言文学系。 1993—2004年,相继任教于甘肃临夏外国语校、广河外语职业学校等。 2004—2010年任纳家营伊斯兰文化学院院长。 2010年10月,任临夏外国语学校校长。
精品文章推荐
文章列表
  • 配资流程 准备买房、结婚的钱出天课吗?有网友问,自己攒了一点钱,准备用于购买房子和结婚费用,达到了起征点,圆满一年期限,那么这些钱出天课吗?在前面所发文章《常见天课问题》中,曾引述沙特著名学者伊本·巴兹(愿主慈之)的观点,认为这种情况应该出天课,因为它具备了出天课的条件:达到起征点,圆满一年,自己掌握着这笔钱。但最近又查阅其他学者的观点,发现对此有不同的说法。但是,埃及学者阿里·朱玛认为,必须出天课的法定原因是:掌握一笔钱,达到起征点,圆满一年,没有债务,这笔钱与基本需要没有关系。而把钱都用于基本需要,就等于没有钱出天课。哈奈菲派著名学者伊本·麦力克对“基本需要”的解释是:基本需要就是避免实际伤害的东西,如日常费用、住房、工具、防寒御热的衣服等;

  • 配资流程 来例假的妇女在斋月的白天不允许吃喝吗?民间有一种说法,即便是不能封斋的妇女,如例假的妇女、产妇,在斋月的白天也不能吃喝,要尊重斋月,否则有罪。那么,这种说法有根据吗?来例假的妇女白天真的不能吃喝吗?一些学者对此的回答是,例假妇女、产妇,一旦清洁了,在白天的其余时间没有必要不吃不喝,没有证据证明她们在白天“守斋”有什么回赐,也没有证据证明她们吃喝了就有罪,就亵渎了斋月。同样,没有封斋的旅行者回到家、没有封斋的病人痊愈了,也没有必要在白天的其余时间不吃不喝。因为他们不封斋,是教法所允许的范围,所以对白天吃喝不必有负罪感。上述有故而不能封斋的人,日后必须还补所缺斋戒,因此他们在白天“守斋”,不吃不喝,对他们没有任何意义。这是伊玛目马力克、伊玛目沙斐仪的主张,也是伊

  • 配资流程 朋友向我提起,有人发表谢赫伊本·巴兹(1910—1999 愿主慈之)的判例,说不做礼拜的人婚约无效。那么,在中国或其他国家,有许多穆斯林年轻时不做礼拜,直到中年或老年才做,那么这些人是否婚约都无效,需要重新缔结婚约?由此推来,他们的儿女是否也是非法出生?如果是这样,应该怎么解决这些难题?

  • 听了一位阿訇的一个音频,洋洋洒洒,长篇大论,以“回归古兰经、圣训”的名义,全盘否定寺里讲的传统经典,如《托里格提》、《沙米》、《萨维》、《维嘎耶》等,说它们让人“笑掉大牙”,同时又批判“四大学派”,蔑称它们是“四大帮派”。对传统经典乃至传统文化,不是不能批判,但必须客观公正,不偏不倚,不能断章取义,捕风捉影,然后以“回归经训”的幌子否定它们的价值;对于四大教法学派,不是不能反思和研究,但不能笼统地把它们与古兰经、圣训对立起来,给人一种印象:要么抓“学派”,要么抓“经训”,没有其他选择。

  • 配资流程 在伊斯兰思想史上,无论你喜欢与否,你都无法忽略苏菲主义对伊斯兰思想的影响。对天生偏重情感的人,以及许多的基层群众而言,宗教中的神秘部分似乎比理性部分更有吸引力,或许这就是苏菲作为一种思想和文化现象而经久不衰的心理原因。著名伊斯兰思想家、历史哲学家伊本•赫尔东认为,苏菲认知是沙里亚知识中新生的一种学问,而它的修行方式却在前辈先贤即圣门弟子、再传弟子和三传弟子中早已有之。其根本在于倾心拜主,远离尘世的浮华;淡泊大多数人所趋之若鹜的享乐、金钱和地位,而离群索居,专事功修。

  • 自古以来,人们对苏菲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竭力捍卫苏菲,张扬苏菲的优点,支持苏菲的所有价值观和世界观,哪怕这些观点不乏错误也罢;而有人则全盘否定苏菲,公开宣布苏菲是外来派别,与伊斯兰没有关系。那么,作为百科式的学者和思想家,艾布·哈桑·纳达维对苏菲是什么态度呢?

  • 来势凶猛的疫情,让我们不得已自我隔离。于是有了学习、思考和反省的机会。要是在平时,我们会以种种借口东奔西跑,忙忙碌碌,好像有永远忙不完的事情,好像没有我们,地球就不会转动似的。

  • 疫情期间如何做集体拜和主麻拜,在拙文《面对疫情,怎么做集体拜和主麻拜?》中通过经训证据、学者们的主张,作了比较详细的阐述,在这里不再赘述。疫情期间殡礼的情况与集体拜、主麻拜基本相同。

  • 配资流程 武汉疫情牵动着亿万中国人的心。为了有效防止疫情扩大,有关方面规定了自我隔离、禁止聚众活动等系列措施,穆斯林的集体拜、主麻拜也包括在内。作为公民,穆斯林应当与全国人民一道,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参与到这一事关国泰民安的伟大行动之中。那么,处于这一非常时期的穆斯林,怎样做集体拜和主麻拜呢?

  • ​男女承担主命的年龄是多少?一些网友问,男孩和女孩几岁承担主命?也就是说,伊斯兰教法中,责任能力人的法定年龄是多少?一般所说的“女九岁男十二岁”有证据吗?

热门排行
推荐学者

王立华大校:昆仑策研究院副院长兼 秘书长

李慎明,男,汉族,中国社会科学院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

厦门经济管理学院高级讲师,美国德 克萨斯A&M大学兼任教授,中华管理 论坛秘书长。

曹建海,河北省永年县人,1967年 12月28日生,经济学博士

梁柱,1935年生。福建福州人。 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 生导师